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孙朝阳的体育博客

波多而死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马拉多纳给穆里尼奥电话了吗  

2010-07-04 19:47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马拉多纳曾说过要给穆里尼奥电话,向他请教战术问题,不过他说话向来是兴之所至,当不得真。与德国之战前,老马还说打四后卫是耻辱呢。

0比4输给德国,向澳大利亚看齐,真的是体无完肤了。之前英格兰、巴西,好歹有个说词。这一场完败,再牛的律师来了也无词可辩。阿迷实在是找不到一块完好的地方以供抒情,结果只剩下骂娘。从前“阿根廷别为我哭泣”可以用来抒怀、催泪,这一次就不要再听了,会变成讽刺歌曲的。

最铁杆的阿迷骂德国人“功利”,防守反击。这么快就忘了德阿本是同一战壕的战友,本届世界杯“非功利”足球的旗手。勒夫的球队没有防守反击,因为实在用不着。阿根廷的大门一直友好地敞开着,直通卧室,想怎么搞就怎么搞,何必要退到院子里去。

如果马拉多纳给穆里尼奥电话,前国米教练会推荐坎比亚索的,坎比亚索就是马拉多纳的后悔药,有他在,惨案本可以避免。

德国队是本届世界杯整体性最强的球队,位置感出色,球员之间互动性强,极少看到一个人拿球找不到接应点的情况。德国队是冷兵器时代的正规军,摆好了阵式,马拉多纳领着一群草莽英雄,高喊一声“兄弟们,冲啊”,结果自己头破血流。

德国人用整体足球战胜了阿根廷的个人足球,但不等于整体足球一定就能战胜个人足球。个人和整体一直矛盾着统一,两队的阵法都摆得好,要靠个人能力打破僵局;两边的个人能力都突出,要看哪队的整体支持力度更强。整体可以成就个人,比如德国的厄齐尔,放在巴西阿根廷,也就是泯然众生;个人也能带动整体,比如罗本对于荷兰。

世界上最好的球员都以欧洲联赛为生,对于他们来说,国家队更像是兼职。相对于俱乐部的耳鬓厮磨,国家队的集训时间实在太短。要求国家队打出俱乐部战术素养,实际上有些苛刻。在称赞德国队难得的整体作战能力的同时,也应该对阿根廷的打法更偏重个人给予理解,何况他们还有梅西这样的天才。

问题在于失了平衡,还是腰太软,腰软不仅下盘不稳,出拳也无力,因此阿根廷攻防全都乏善可陈。对韩国之类弱队,战火在人家的院子里,只有马斯切拉诺一扇门板足矣。而面对德国,中场失势不仅等于自决防守堤坝,而且还拱手让出了自己的攻防转换枢纽。不要一提双后腰就联想到防守反击,如果后腰只是扫荡拦截,找个身手灵活些的中卫来踢岂不更好?现在一流后腰的首要条件就是攻防兼备。早在霍顿时期,这位英国的足球讲师就已经告诉中国足球队,经统计,来自中场缠斗后发动的攻击导致的进球是所有进球中最多的。

梅西踢高位还是低位不是根本问题,老马对他不应该、也不会有太多的位置要求。对韩国中场得势,梅西后撤牵出了对方的密集防守,为自己赢得攻击的空间;对德国中场失势,就算他踢突前的前锋,也会因为得不到支援而被迫回撤拿球。

我还是觉得邓加冤枉,足球王国也不可能每届出一个罗纳尔多,面对“罗纳尔多断档期”,邓加强调整体是正路的选择。对荷兰的上半场,由于强悍对手的激发作用,巴西踢出了个人能力与团队配合相结合的超高水准,而且是在高速、高对抗中完成的。可惜足球就是这么恶搞,下半场说崩就崩了。

现在的阿根廷就像从前的巴西,个人大于整体;而巴西就像从前的阿根廷,比拉尔多时期的阿根廷是整个南美打法最欧洲化的球队。如果马拉多纳使用本届世界杯千夫所指的4231,有坎比亚索、马斯切拉诺这对顶级后腰把持中场要地,特维斯、梅西、阿奎罗三人,再加上比伊瓜因更擅单兵作战的米利托,这个更加平衡的阵容皇马的穆里尼奥也要流口水。即便是单打独斗的个人足球,也很有可能“踢出传奇”。

不过,老马也犯不着用跳上看台与翻脸的球迷理论,至少在这一场之前,他的单后腰攻势足球赢得了无数的欢呼,巨幅画像在体育场和电视机里飘动。想想邓加,足以释怀。邓加一直都是南非的烂草地,我踩、我踩、我踩踩踩,从开始踩到将来,踩出黄土也不罢休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10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